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抛开那些玄之又玄的机遇不提,真正公正的唯有时光。对于所有人来说,每一分钟都是由60个秒钟组成,每一个小时都是由60分钟组成。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你的高矮胖瘦和贫富差别,而有例外。岁月的年轮永远沿着历史的轨道,一往无前,不会因为任何的人和事物发生偏转和停顿,所以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些失去的就再也找不回来。普世法则如此,但是终究架不住科学家们脑洞的大开,早在1905年的时候就有一个双国籍人士提出了一个名为《相对论》的猜想。

    时间或许并不是恒定的物质,它和速度一样都是相对存在的。当一个物体运动的越快(越接近光速),那么他的时间过的也就越慢,以此类推只要一个物体超越光速时间就可以倒流。除此以外超小型的的虫洞有时候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些停留在纸面上的猜想,有时候并不仅仅只是镜中花,凡事总有例外不是?

    在这个连男人都可以怀孕、牛顿定律都可以被艹翻的新兴时代,偶尔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超科学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5月初的华北平原并不欢迎天体主义者,大山深处带着水气的晨风凉飕飕的拍打着秦漠光溜溜的屁股蛋,整个人猛的打了一个冷战。哆嗦着回过神来,薄薄的毛巾被被捆扎在腰间,勉强挡住了胯下的不文明之物。随即双手环抱在胸前,咧嘴一口大白牙,猥琐的哈着腰到处打量着身边的环境。

    不知道是不是无意中吃了后悔药的结果,一觉醒来秦漠瞠目结舌的发现突然离开了那个熟悉的都市丛林。整个人光溜溜的就像是天使,茫然的站立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大山林间。过脚踝的蒿草顽强的扎根在土壤中,占据了树林间每一块空地。暖温带常见的阔叶林嚣张的拔天而起,一棵挨着一棵,紧贴着山形走势一直走到了尽头,放眼望去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见缝插针的夹杂在草丛中,虫鸣、鸟啼声悠扬婉转的回荡在山林间,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后世大行其道的穿越神剧没有白看,再加上脑神经在这些年里被生存的压力打磨的无比坚韧,从最初的卡机状态恢复过来后秦漠哆嗦着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穿越了1

    卧槽,同样是穿越,为毛到了我这里就变了调调。别人穿越不是王爷阿哥就是皇亲贵胄,再不济也是出生在衣食无忧的豪门富户,小钱钱多的数不过来。王八之气大开,小弟纳头就拜,妹子哭喊着高呼“老公艹我”,一路走来从来都是最BUG的存在,比开挂还要开挂!卧槽,为毛我特么的穿越来就是光棍?!神马福利待遇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一把辛酸泪,可是。。。。。你好歹把衣服还给我啊!就这么光溜溜的扔在大山林子里,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这他喵的比净身出户还要狠啊!”想到这里,哆嗦着抱胸深蹲的某人,默默地宽面条泪。

    嗷呜的嚎了一嗓子,隐隐约约冲将预计在胸墙和眉宇间的郁闷和憋屈都顺带着排除了体外,瑟缩中秦漠顿时觉得心情舒畅。虽然不知道身处何方,甚至连下一顿饭都还没着落,但越是这样的逆境就越要保持着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你不坚强没人替你勇敢。默默的给自己加油打气,紧了紧腰间的浴巾,秦漠顺手抄起一根儿臂粗细的木棍,光着脚丫小心翼翼的避开茂密的草丛,手里的木棍拨弄着翻检着周边的草丛。既来之则安之,民以食为天,抛开一切不谈现在浑身被露水打湿的秦漠真正的又冷又饿。从周围的环境来看,现在应该是春末夏初时节,度过了青黄不接的时节只要努力去找,哪怕是野菜和浆果都是能填饱肚子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