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芒指!”

    千芒指等同剑气,是物理攻击,跟《虚灵三镜》这等术法攻击不同。此法讲究实际,乃是当年慕容一族的先祖结合钱氏神通悟出来的绝技,现为孟缺所掌握的最强物理攻击之术。

    但见孟缺整条右手手臂,都泛着浓郁的金光,随着喝声一出,金色的千芒指劲倏然发出。

    “咻”

    速度有如闪电霹雳,眨眼时间就击中巨大猴头。

    “嘭”

    “嘭”

    大猴子遭受一击,身上的毛发掉了一大搓,并且还倒退了好几步。

    “吼”

    只听它一声怒吼,声音竟跟老虎一般。在这一片区域,它几乎无敌,从来都没任何魔兽亦或人类能伤它分毫。如今,眼前的这位年轻的人类,居然将它打伤了。

    它身上毛发掉落之处,出现了一点鲜红色的血迹。

    虽然是受伤了,但伤口并不深。

    “吼”

    它再次一吼,孟缺的这一指千芒指劲将它再一次惹怒。

    大吼一毕,它整个儿扑将过来,带着猎猎罡风,拳打脚踢。

    屡屡拳脚所至,地面岩石爆裂,水屑纷飞。

    “好厉害的猴子,连千芒指竟然只能伤你一点皮毛,太了不起了。”

    孟缺被它逼得无计可施,只得四处躲避。《虚灵三镜》对它无效,千芒指对它亦是伤害不大。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孟缺不知道还能怎么样对付它。

    就在这时,他的左手掌心当中传来一句话:“小心,这不是一般的猴子,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上古生物---山臊。”

    孟缺听出这是麒麟的声音,“山臊?什么是山臊?”

    “是一种上古神兽,血脉非常古老,跟金刚魔猿、朱厌是近亲。”

    山海经中有提到过此兽,《西荒经》:传说此兽人脸猴身,能说人话,且会变化。

    谈话间,这头巨大的山臊攻击越来越凶猛,速度也越来越快。

    孟缺还是生平第一次碰见如此强敌,在这瞬间,他也突然明白了为何这一区域的魔龙山脉中,连半只魔兽都未曾看见。

    敢情有这只大魔王存在,谁还敢在这附近生存?

    一个不好,就被这大山臊给一拳轰爆了。

    “没办法了,交给你们吧。”

    孟缺飘身而退,在飘退的过程当中,巨型山臊轰来一拳,拳风擦着他的身子打了七八个旋。落地之后,孟缺喉咙一甜,感觉血气疯狂上涌。

    接着他左手金光大闪,一头麒麟手从手心当中跳跃出来,瞬间亦是变得如山般庞大。

    “好凶狠的怪物。”孟缺捂着隐隐发痛的胸口,差一点就喷出血来了。

    没办法之下,他只能让神兽对神兽。但愿麒麟兽能克制住这头上古山臊。

    “嗷~~”

    麒麟巨吼,声带龙吟,庞大的身体火焰弥漫,身为龙之长子,带有龙威,君临天下。

    山臊见了它,明显地怔了一下,但却并没因此而停下来。稍稍一顿,它直扑麒麟而去。

    麒麟以“莽牛劲”横冲直撞,三秒之内,连撞山臊十下。

    它的莽牛劲可崩山断石,就是纯钢的山脉,亦可一撞而破。

    可是当撞上这山臊,就如撞上弹簧一样,次次都被反弹回来。山臊虽然看起来被撞得也挺疼,但是也并无大碍。

    “麒麟兽?多少年了,这一片大陆居然还存在麒麟兽?”

    飘渺的一道声音,从云霄上传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头酷似猴子的山臊。

    孟缺见麒麟也抗衡不了这头山臊,顿时手掌一扬,将睚眦亦给放了出来:“去吧,跟麒麟联手一起斗它。”

    睚眦飞射而出,火红色的身体如闪电一样。

    它的爪子锋利而阴毒,移动的速度极快。刚从孟缺的手掌当中飞射出去,就在山臊的身上划了几十下。

    麒麟也不落后,以莽牛劲继续冲撞。

    在这两大神兽联手攻击之下,山臊终于现出了颓势。它一步步地后退,最终后退到瀑布的位置,体形一下子小了一大半。

    “停手,不要再斗了。”山臊忽然说道。

    麒麟、睚眦分站两边,龇牙咧嘴,死死地盯着它。

    孟缺也看了看它,忽然想了一下,脱口问道:“莫非,你就是黑祭祀?”

    山臊眼神一样地看了孟缺一眼,怪道:“居然认得我?人类,为何你会跟麒麟、睚眦在一起?”

    孟缺却不答反问:“黑祭祀,我们这次来,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告诉我们。”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人类。快说,你为何会跟麒麟、睚眦在一起。”山臊很强势,时时占据主动权。

    孟缺感觉自己被一只“猴子”恫吓,感觉很是不快,道:“你休要放肆,还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先,不然我就让它们两个继续收拾你。”

    山臊冷冷一笑,慢慢地从水雾缭绕当中走了出来,现出了真身。它果然是长着人脸猴子身,而且两只爪子一只足,模样十分怪异。

    “你真当它们两个可以对付得了我?哼,只要我一下狠手,它们俩立即就能回娘胎喝奶。”山臊霸气十足,睥睨天下,目光淡淡地扫过麒麟和睚眦,继续道:“麒麟、睚眦虽然是龙的后代,但它们两位实在是太弱了,如果真龙后代,实力仅仅只是这种程度,那就太丢你们祖先的脸了。”

    麒麟很是不愤,喝道:“你胡说什么?”

    山臊睨着它,道:“怎么?还不服气?古之麒麟兽,动则地崩山塌,而你的力气给我挠痒还差不多,真不知道你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麒麟脾性尚好,睚眦可是容易动怒的主,它二话不说,再一轮攻向了山臊。

    而山臊似乎瞧准了它会发动攻击,只见右爪子一挥,一道黑色的气流,形成一只罡气大爪,硬生生地将睚眦从半空当中给阻挡了回去。

    “别白费劲了,你们两个实力太弱了,还奈何不了我。”

    话罢,它猛一扭头,瞪住孟缺,喝道:“快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人类,再不回答,我就宰了你。”

    孟缺咽了咽唾沫,看来这强势的“猴子”还真是有脾气暴躁的本钱。常言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忍!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它们两一个是我半路遇到的,另一个是在我手上孵化出来的。”

    山臊面容微动,听着孟缺的回答,再次将目光盯住睚眦。它观这头睚眦尚还年轻,还在未成熟时期,应该真的是孵化出来并没多久。

    而那头麒麟,年岁明显要大一些,但对它来说,也算是个小毛孩。

    “哼,难怪如此,堂堂真龙后代跟人类混在一起,怪不得会这么差劲。”山臊沉默了一下,发出一声嘲笑。

    孟缺忍住怒意,问道:“你的问题问完了,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山臊淡淡地睨着他,道:“看你区区一个人类跟麒麟、睚眦这两只大凶物关系居然能这么好,想问什么就问吧,给你一个机会。”

    孟缺道:“我想问这个世界最近为什么总是出现‘天降流火’的现象?”

    “你是为这个而来?”山臊笑道:“人类总是那么不自量力,明明脆弱,却总是喜欢摆出一副刚强的模样多管闲事。我告诉你,天降流火乃是因为上界三千大世界发生了战争,所以导致我们这下界动荡不安。”

    “上界?下界?什么意思?”孟缺一时还听得不太明白。难道说这个世界还有上下之分?

    山臊冷笑道:“人类果然肤浅无知,魔龙大陆分上下界,你难道从来都不知道?低层生物只能生活在下届,你们人类也分三六九等,像你这一类,应该就是最低层的一类。”

    “既然你说这里是下界?那哪里是上界?”孟缺忍住不爽,先将疑问一一问出。

    山臊手指十万丈高的瀑布之上,道:“寒泉瀑布之上,便是上界所在。”

章节目录

名花美人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昔年小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昔年小梦并收藏名花美人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