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剑芒正斩在巨剑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太史御野脚步不动,身形却拖在地上倒退了一段距离,却还是稳稳的站住,而另一方的花小鑫宝剑上的剑芒已经碎裂,本身也晃了晃。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吃惊不小,王晴更是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太史御野,而虚尊级老者也眉头一皱,想要出手,想了想却又停了下来。

    古玉神色亦是吃惊,不过有别于王晴几人,而是她刚刚在太史御野挡住剑芒的一瞬间,从他体内迸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竟然使得太史御野的星力输入扩大了数倍,而消耗的却并非是他本身的星力,转而就想到了刚刚晨星灵君所说的内容。

    花小鑫神色瞬间变得阴郁异常,本来信心满满的一剑,却没想到被一名他根本不放在心上的了身期武修轻松挡住,正常情况下,这种修为的武修,想要斩杀一剑足矣!越想越是挂不住脸面,他冷哼一声,有向着太史御野扑去。

    太史御野也终于被花小鑫突然袭来的一剑打醒,看向花小鑫的眼神也凶狠起来,他此时似乎将所有的恨意和怒火都算在了对方的头上,见花小鑫一副要将他杀之而后快的模样,立时恶向胆边生,竟是不退反进,疯狂的抡起门板一样的巨剑向着花小鑫砸去。

    太史御野天生力量极大,在没有成为武修之前,就已经着实不错了,再加上羽神丹之助,又让怒火燃烧出了前所谓的战意,这一砸完全是一往无前的气势,甚至对于花小鑫的攻击都直接无视。简直就是以命换命的打法,这种情况反而让花小鑫有了一丝胆怯,毕竟他可是一直认为自己是比别人高贵的。怎么可能愿意和在他眼里不过是任他取乐的杂鱼同归于尽?

    花小鑫这么一想,气势立时跟着一弱。太史御野见此,反而怒吼一声,威势更甚刚刚,此消彼长之下,两人重视战到了一起,却出人意料的打得难解难分,花小鑫越是刻意躲避。就越是束手束脚,十分实力也只能发挥六七分而已,看得那位延叔一脸的不满!

    就在二人战得正酣,古玉则是向晨星灵君请教起了羽神丹的秘密。

    “刚刚那个就是羽神丹的力量吗?前辈是否能为晚辈讲一讲关于此物的功效和来历?”

    晨星灵君抿嘴一笑。早已料到她会提出此问,所以立即给出了答复。

    “羽神丹乃是一种十分有名却流传不广的奇物,虽然带了一个‘丹’字,却并非常见的人为炼制的灵丹,而是在特殊地域自然孕育而成的。你可以将它看成是一种天材地宝,本君也是从典籍的记录上看到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融合羽神丹的人,至于此物的用途,主要是能够让修士不受自身资质的束缚。加快修炼的速度,因为羽神丹本身就具备大范围吸收游离灵气的能力,宿主也就因此得到了极大地好处,而此物颇有些灵性,一旦认主,就会在宿主遇到真正危险的时候释放灵力,让宿主发挥出超越现下的修为的实力,看你那位故人的情况,其体内的羽神丹应该还不算成熟,不然虚境中很少有人能够伤到他!”

    古玉一听大是惊讶,果然这世间还有许多她无法知道的离奇物品,若是她也有这么一颗羽神丹,岂不是对上晨星灵君也可以游刃有余?

    似乎看穿了古玉的部分心思,晨星灵君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要把羽神丹想的太过神奇,此物对于虚境武修,确实是一等一的奇珍异宝,但对于你如今这样的修为,作用已经十分有限了,毕竟到了灵境,灵识笼罩的范围内,想要快速的吸收灵气乃是易如反掌之事!”

    古玉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失望,而是恍然的微点其头,向晨星灵君谢道:“多谢前辈的指点,不管如何,却也让晚辈涨了见识,以前可是从未听说过世间还有此等奇物!”

    晨星灵君不以为然,接过话头又说道:“羽神丹虽然奇特,却还算不得奇珍之物,其实对于灵君,升玄露等各行之灵粹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宝物!”

    古玉听到此言立时上心起来,升玄露她同样是第一次听说,但是从晨星灵君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此物绝对是他也梦寐以求的!

    “升玄露和灵粹又是何物?竟然让前辈如此追捧!”

    晨星灵君解释到:“这升玄露只会极小的几率出现在极寒深渊的冰水中,那已经算是水绝之地了,那种地方即便是我这种级别的灵君,一不小心也要被冻死在其中,而升玄露却并非是极寒之物,而是一团类似游鱼的奇异液体,若是将它降服摄入体内,用不了百年,其身体变会有后天的凡体转变成先天的水灵之体,若是匹配水系功法,不仅修炼速度快到不可以思议,而且灵技的威力也会大幅度提高,越级挑战乃是轻而易举,升玄露只是水行之灵粹,其他属性的灵粹也有类似的效果,可惜本君活了这么多年,却是从未真正听说过,只怕这片大陆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古玉还从未听说过这等秘闻,即便她所得的几个传承都极为不凡,可是像这种冷僻的内容却根本没有丝毫的记载,要不是今天听了晨星灵君所言,以后即便是碰到了没准儿也有可能错过,虽然感觉上她的想法很有些痴心妄想,而且正如晨星灵君所说,黄武大陆上不会孕育,可是既然有这方面的说法,那么以后到了碎星界,怎么也要在这方面多多上心才行!

    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凡人还要讲一个祖辈余荫,武修则比的是资质,虽然这方面并非绝对,机缘际遇也是一大部分,但那也要看拿什么样的资质来说了,就说晨星灵君提到的水灵体,就是极为特殊的先天体质,即便是普通体质的修士付出十倍的努力和代价,也无法和这样奇异的体质在修炼的进境上相比,而除了水灵体,这天下间有太多的各种各样的奇异体质,不是说这种体质十分的常见,而是这个世界太大了,古玉对于特殊体质的认知,最早还是在正心院,她的那位便宜师姐覃如约便是三阳之体,即便与女子天生的阴质不合,却也在一定的手段下助她修为突飞猛进!而眼下再遇的太史御野,似乎也可算得上一种特殊体质了!

    古玉固然是羡慕那些拥有特殊体质的人的,不过却也不会有太深的执念,以她如今将肉身淬炼的程度,即便那些传说中天生强悍的特殊体质也不见得比得上,故而对于各个属性的灵粹,她看中的也不过是金木水火土五行而已,谁让她现在抱丹有成,还同时铸就了五行之基,若是有这五种属性的灵粹,较之在五绝之地淬炼还要更快的使自身的五行精气圆满,达到真正的五气朝元,那是她便是所谓的天仙了!

    想到将来的美好,古玉竟然忘了现在的场合,也不知道这位晨星灵君有什么魅力,这会儿似乎她已经完全对其没有了防范之心,那模样,就差口水都流在地上了!

    晨星灵君看她这样简直是哭笑不得,对于古玉随意的性格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不过还是马上好心的提醒道:“好了,别白日做梦了!灵粹岂是那么容易被你找到的?一旦有这方面的消息,不论真假,就一定会有数之不尽的各阶修士蜂拥而上,即便是真的,被你得去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现在也不要想这些了,还是多注意一下你那位故人的情况为好,那个姓花的小子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不过实力倒是确实不错了,即便你那位故人身上有羽神丹,可是时间拖到现在,星力难免会力有不逮,到时候你别错过了出手的机会!”

    古玉立即惊醒过来,连忙胡乱的一抹嘴角的口水,很有女汉子的强悍感觉,看的晨星灵君脸颊直抽,她将精神集中到太史御野和花小鑫的战团上,果然发现前者的气息弱了一些,毕竟外力怎么也不如自身具备的靠谱,境界上的差距很多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结果,太史御野能够与其力战到这个时候,已经极为难得了!

    花小鑫并非是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也是经历过不少恶战的狠手,只不过开始被太史御野的气势所摄,等太史御野气势稍减,便开始有了反扑之意,而且越战下去,就越感到信心十足,在他一旁一直为其掠阵的那位延叔,也不住的点头,似乎在赞赏花小鑫能够这么快的稳住情势,甚至已经看出,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被自家的这位少爷斩杀在剑下,同时也惊叹于羽神丹的神妙,真不愧异宝之名!

    太史御野感到自己的招式已经变得迟钝起来,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星湖内的星力越来越少,只怕用不一会儿,就要枯竭,到时候也就是自己的死期,没有人不怕死,可是当他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之时,反而会更能激发出身体内的暴戾,他开始故意的示敌以弱,甚至身上被对方利剑割出一道道大小不一的伤口也只当不知道,任由鲜血横流,暗中却开始积蓄力量,准备最后一刻与对方拼他个同归于尽!

章节目录

武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眸中海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眸中海湾并收藏武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