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九百三十四章诸阵串联

看到殷无流的反应,更准确来说是对方没有任何的进一步行动,却是对左风有了一些触动。左风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之前的推测恐怕有些问题。他始终认为殷无流是有其他心思和算计,所以没有使用自己预想中的手段,但是却忽略了一种可能,殷无流不是不想施展那强大的手段,而是没有施展的条件。在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左风脑海之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就是当初月宗众强者依靠壁障的墙角,布置出层层防御时的一幕。当初左风只是觉得,殷无流为人太过谨慎,明明还有着不俗的手段,甚至拥有可以扭转乾坤方法,却偏偏就是不用。现在看来自己是错怪了对方,‘他不是不想用,而是根本就用不了’。左风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试探,同时也是想要提醒一下肖北漠,让这位肖家大公子能够清楚,他并未能够解决掉之前的威胁。正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既然已经与殷无流开战,而且将这位大人物给得罪死了,那就应该直接铲除才是正途。从这一点上来说,左风倒真的不是在挑拨离间,的的确确是一番发自肺腑的金玉良言。可是现在左风发现,对方不停劝告,倒也并非是什么坏事。如果现在肖北漠,真的转过头直接去对付殷无流,左风反而还会感到有些头疼。所以在肖北漠反过来嘲笑自己时,左风只是冷冷的一笑,并未再多说什么。肖北漠并非不想立即出手,直接将左风给抹杀掉,只不过他现在的情况,也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好。之前动用特殊手段重创殷无流,却也是在付出巨大代价的基础上,如今他要重新与左风交手,那就必须要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对于肖北漠来说,击杀左风并不仅仅只是对付一名敌人,更是为帝国为了家族报仇雪恨,其意义可以说非同小可。刚刚还在不断言语挑拨的左风,这个时候却是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仿佛就这么片刻之间,将殷无流这个存在给遗忘掉了。肖北漠没有出手,左风同样也没有主动出手,甚至相比于肖北漠,左风竟然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只是如同木雕泥塑般的,站在原地看着肖北漠的一举一动。对于左风这个样子,当然可以解读为是一种自信,不过在场的人看来,这不过就是左风已经束手无策,面对肖北漠此时的强大,根本就毫无反抗。就连远处的姬娆,此时也一脸担忧的望着左风,犹豫之间她还是开口道:“这肖北漠太过诡异了一些,明明只有凝念初期的水平,怎么可能发挥出堪比凝念期巅峰强者的力量。甚至刚刚对付殷无流的最后一击,已经有了一丝御念期强者的味道。”闻听姬娆所言,琥珀微笑着开口道:“副统帅大人,是否对左风没什么信心?”对此姬娆倒是没有否定,马上就点了点头,表态道:“的确是非常的担心,战斗至今可谓险象环生,他能够活到现在都已经十分难得。现在的肖北漠也不知道用来了什么特殊手段,连我都自认为战胜不了,更何况是左风了。”琥珀听完并未正面回应,而是转头望向了逆风,道:“你对左风这一战,是怎么感觉的?”“这不是废话么?”斜了琥珀一眼,逆风直接开口,琥珀却也适时的跟着开口,结果两人反而是异口同声的喝出同样的两个字,“必胜”。可以说两人非常有默契,由此也能看得出来他们对于左风,是有着非常大的信任。姬娆在认真的打量着眼前两人之际,却是在其身后,又有一个声音传来,“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此战我十分看好风城主,觉得他必能最终获胜。”在场几个人下意识的同时转头,看清了来人是位满头银发的老者,正是之前去催动幻阵的曾老。按照左风的吩咐,他在关键时候成功催动了幻阵,不仅仅遮掩了左风的行踪,同时让左风能够悄然作出布置,更重要的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叶家和月宗等势力大战最为激烈的那段时间。按照左风的吩咐,一旦他若是暴露,那么就再不需要催动阵法。更准确一点来说,左风早早在冰台周围布置下来的幻阵,至此也终于寿终正寝了。姬娆先是凝视着曾老,然后又重新看向琥珀和逆风,最后视线才缓缓的落在了远处左风的身上。“副统帅大人,这左风难道还真的有能力,与那肖北漠一战不成?”游墨终于忍不住开口。一旁的游崭立即摇着他的大脑袋,无法相信的道;“这绝不可能,你们难道就没有看到,刚刚肖北漠发动攻击时的声势,若是在外面,空间可能都被打破了。副统帅大人,你说是不是?”面对将问题重新抛还给自己的游崭,姬娆却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道:“似乎……,似乎这青年的身上,从来就不曾缺少奇迹呢。理智上我的确无法相信,他能够与肖北漠一战,可是偏偏我又对他这一战充满了期待。”游墨和游崭两人眉头深锁,他们两人并非是故意对左风抱有偏见,相反他们是对左风十分关心。因此当听完了姬娆所言之后,游崭还是试探着问道:“难道我们都不出手,就这样在一旁观望下去么?”“不是观望?”姬娆立即否定,然后才指着前方,一群正在激战中的人道:“我们如果要出手,就必须从他们所在之处穿过,如此一来很可能会破坏左风的计划。之前我们也都不理解,左风的一系列指示都有什么用意,如今看来事情真的就在他的计划之中,我们若是不想给他添乱,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琥珀暗暗点了点头,他本来还想着要劝说,众人不要轻举妄动。如今看姬娆副统帅,倒是个明白事的人,那他也就可以少费些唇舌。双方看似陷入僵持,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肖北漠正在暗自准备着手段,并且大家都很清楚,他之后的手段绝对会非常强大。在某一刻,肖北漠的身体动了,原本肥硕的身体收了一大圈,如今却是略微显得有些健硕,甚至远远看去给人一种魁梧之感。不过这些变化,却都是肖北漠,以损失大量的精血,以及过分催发自身潜力而获得。他现在动用秘法的同时,身体周围一道道的能量和气息,仿佛熔浆中喷出的热浪,带着一种焦糊的味道。“刚刚你没有看到,万火朝拜的景象么?跟我斗,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现在我就是火焰的君王。”肖北漠说话之间,轻轻的挥了挥手中的见炎,所有人立即就看到,此时见炎化作的巨大兽尾,如柳枝般缓缓的摆动了一下。刹那之间,在肖北漠周围的火焰,就同时跟着摇摆起来,随即那些火苗再次弯曲,好似在叩拜它们的君王一般。在作出这一连串行动的同时,肖北漠的气息又再一次的开始了提升。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肖北漠的改变,并非来自于他自身的力量,可是那些恐怖的力量,却能够被其融合后,与自身的力量达到一种近乎完美的契合。似乎感受到了肖北漠的变化,就连已经下定决心,要全力运转最后手段的殷无流,也忍不住一只眼睛微微眯着,悄悄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那目光中有惊讶,有怀疑,还有着一丝丝的幸灾乐祸。殷无流搞不清楚,肖北漠到底凭借什么手段,让自己的力量再次提升,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要知道刚刚那一次攻击,殷无流觉得肖北漠就已经达到极限,而自己也在那攻击下受了不轻的伤。可如今肖北漠即便是借助外力,却是让自身的力量再有提升,这就让他有些接受不了了。可是在难以接受的同时,他明白要承受如此恐怖力量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对面的那个左风,他心中又会忍不住冷笑。不过殷无流终究不是普通人,原本他觉得,凭借左风的诡异手段,应该能够同肖北漠周旋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如今在他看来,恐怕双方间的战斗,应该很快就有结果,那么自己的时间自然也所剩无几了。缓缓的闭上双眼,殷无流强行逼着自己收敛心神,尽量不让自己因肖北漠和左风而分心,同时一股股的精纯力量,骤然朝着其小腹靠下点的一处位置灌注而去。殷无流特别注意到了肖北漠,却是根本没有去在意左风。因为在他看来,肖北漠既然已经将力量发挥到这了种程度,那么战斗根本就没有悬念,左风将必死无疑。虽然殷无流没有去理会,可是除了他以外,在场每一名武者都大睁着双眼,紧紧盯着肖北漠一举一动。大家注意到他那化作巨大兽尾的见炎,表面同时有着三十六道阵法光华亮起。不过更引人注目的,却并是不是这三十六道阵法,而是紧随其后,仿佛从见炎身处,有着一道道非常隐晦且强大的阵法,依次的亮了起来。同时每一道阵法在亮起后,便会同之前的阵法彼此联系,似乎一座恐怖的大阵,正在被逐渐的串联而成。人们会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大家仿佛见证着,一头强大且神秘的巨兽,正在被一点点的唤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