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掐灭了诺蟒眼底的光。

    “是吗?您当初恨不得掐死我?”诺蟒冷笑着,闭了闭双眸,藏下心底的悲哀。

    他果然,不该有期待。

    诺达酋长的心中,果然只有诺恒这个儿子,诺达,永远是不被爱的那个。

    “老子当然想掐死你。”诺达恶狠狠的道:“自你出生开始,阿爹将你作为酋长候选人培养,你呢,你是怎么做的?背地里欺负诺恒,欺负族人,阿爹是这么教你的吗?”

    诺达想起那天诺蟒连他的死活都不顾,当真是寒心了。

    可这是他儿,就算再寒心又能怎样,这些天嘴上一直说希望他多受些惩罚,却还是担心他出事,每天都来到这圣河桥头,犹豫着要不要求穷林的圣女放了他。

    原本已经死心的诺蟒被他这话惊到了,双眸唰的一下睁开:“您从小将我作为酋长候选人培养?”

    “现在不是了,穷极不需要一个不懂得爱护族人的酋长。”诺达没好气的说道。

    诺蟒不可置信的摇头,不,不是的,他在撒谎。

    他从来没有把他当成酋长候选人培养过,他心中的候选人,一直是诺恒,这点他从诺恒出生之后他便知晓了。

    他对他严格,对诺恒却很温和。

    诺恒做什么都能得到他的赞赏,而他不管做得比诺恒优秀多少倍,都只能得到他一句淡淡的回应。

    “继续努力……”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

    他眼里的不可置信太过明显,诺达给气到了:“要不是你不懂得爱护族人,阿爹又怎么会重新培养诺恒,你看看你,造的都是什么孽。”

    诺达这番话,在诺蟒心中再一次掀起波澜。

    不是的,他没有不懂的爱护族人,他努力过,努力为部落着想,甚至畅想过要把部落发展得如何壮大。

    他爱着他的族人。

    可是结果呢?

    诺恒一出生,就抢走了他的所有,大家都喜欢跟诺恒玩,不喜欢跟他玩。

    父亲也是一样,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诺恒,而他得到的只有严厉的吼骂。

    他怎么可能会愿意把他当成酋长的候选人培养。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您一直把诺恒当成酋长候选人,您爱的只是诺恒。”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诺蟒猛地推开诺达,步履艰难的往穷林部落跑,不,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如果诺蟒说的都是真的,那他这些年来,都做了什么?

    他在报复,报复诺蟒,报复穷极部落。

    “诺蟒,你站住,上哪儿去?”诺达见他跑开,要去追他,却被林瑶拦下。

    “圣女殿下!”诺达直到现在才发现林瑶的存在。

    林瑶无语了半秒钟,她已经看了很久了,听到俩人的对话,她似乎猜到了诺蟒为什么那么阴狠愤世的原因。

    “诺达酋长,我不是你的圣女殿下,还请慎言,这里是穷林部落,诺达酋长暂时就别跟过去了。”

    诺达现在哪里敢反驳林瑶的话呀,见识了她的厉害,又知道她是铁山那老头招来的圣女,现在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反抗呀。

    “你放心,诺蟒没事,我不会对他做什么,诺达酋长还是先回去吧,过两天我会带着铁山酋长到贵部落,跟您商议一些事宜。”

    无奈,诺达只好应下离开。

    离开之前不忘记替诺蟒说句话:“圣女殿下,诺蟒做错事,您想怎么处罚都行,但求您绕他一命。”

    林瑶摇了摇手,表示听到了。

    诺蟒并没有跑远,只是他跑的这条小路灌木较深,已经遮了他的身影。

    因此诺蟒求饶的话,被他完完整整的听进心里,双腿仿佛扎根在地上,他再也无法挪动一分。

    林瑶追到诺蟒之后,没有立刻叫他。

    倒是诺蟒猜到是她,主动问了一句:“他走了吗?”

    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林瑶从侧面看见他死死的咬住下唇,嘴唇已经被他咬出血了,很深,血珠从他唇上滴落。

    “走了。”她浅笑:“现在你知道答案了吗?那天他以为你死了,有没有为你哭,你还想确认一遍吗?”

    诺蟒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垂眸望着比他还矮的林瑶。

    像在问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不明白,他若是爱我,为何对我和诺恒差距那么大,你知道吗?我曾经从未见过父亲温和的一面,以为他就是那样的人,不善表达,第一次见到他温和的一面,是诺恒出生之后。”

    诺蟒自言自语般,把葱诺恒出生之后,诺达对他和对诺恒的态度差别告诉林瑶。

    林瑶不想当知心姐姐,但这人她想要。

    这是个有能力的男人。

    但是这样的人,她必须要他心甘情愿跟随,而不是一时的委曲求全。

    “诺达酋长说,从你出生之后,他便把你作为酋长继承人培养,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对你那么严格,对诺恒却能放纵温和?”

    不明白。

    诺蟒就是不明白这些,他觉得,诺达更爱诺恒,从来不知道诺达有将他作为酋长候选人培养过。

    只知道父亲对他眼里,对诺恒温和。

    他望向林瑶,想从她这里寻求答案。

    林瑶没有直接给他答案,反问他:“如果你有两个孩子,想将其中一个培养成部落的酋长,会不会对这个孩子要求更高?”

    简短的一句问话,如醍醐灌顶,让诺蟒猛地睁大双眼。

    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每个部落的酋长,都将带领部落往后发展,酋长的每个决定,影响着部落的存亡。

    因此酋长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部落酋长之位,往往会传酋长的子嗣。

    但却不是绝对的。

    与此同时,还有部落的第一勇士会参与酋长之位的竞争。

    竞争酋长之位,需要接受许多严格的考验。

    如果他是酋长,想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酋长继承人,定然会对他更严格。

    真相呼之欲出,诺蟒阴狠的双眸渐渐变得呆滞,有雾气萦绕。

    所以,这是诺达为什么对他更严格,对诺恒更温和慈爱的原因吗?

    想起过去的种种,因为嫉妒,他把年纪尚小的诺恒骗到山林,害诺恒差点被猛兽咬死。

    那次父亲狠狠的打了他一顿,打得皮开肉绽。

    从那之后,父亲对他的态度变了,不再严格,却十分凶恶,对诺恒也逐渐严格起来。

    只是那时他满心仇恨嫉妒,忽略了这个细节。

    现在想来,恐怕当初父亲态度改变的原因,就是已经放弃让他做为继承人了吧。

    知道所有的真相之后,诺蟒心情复杂至极,恨不得时光倒流。

    这些年来处处跟父亲对着干,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不在乎酋长之位,但是他在乎诺达的态度。

    同是父亲的孩子,他只想把诺恒培养成为继承人,会让他觉得诺达从来都不爱他。

    可如果诺达一开始选中的就是他呢?

    事实的真相几乎摧毁了诺蟒这些年来执着的仇恨与不甘。

    他狼狈的跌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住脸,没有哭泣声,却落了泪。

    林瑶站在他跟前,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确定他不是天然冷心无情之人,她更想把他拉到穷林部落了。

    要想扩大部落,人数首先得上来。

    她第一时间把目标盯上了对面的穷极部落。

    不仅诺蟒带来那十余人她想要,就连穷极剩下的那些人,她也收归穷林。

    诺蟒被林瑶带回了部落。

    躺在地上的穷极众人看见诺蟒被抓回来,心中的希望仿佛破灭了。

    “我最后给大家一次机会,你们想要加入穷林部落吗?加入穷林,你们就可以不用再受到折磨。”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又万字更新了,大家开不开心,开心就夸我,哈哈哈

章节目录

药门圣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借我裤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借我裤衩并收藏药门圣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