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分明指桌上的这四个女人。

    几人同时一顿,脸色都有点不好看。

    边诗卉心里直翻白眼,面上却要维持着和平,“听说昨天大表姐送了你一枚满天星,k家的限量版啊?我都还没见过呢,能拿出来看看吗?”

    温乔茵淡淡道:“你喜欢?那就送给你。”

    温静初皱眉。

    边诗卉也有点装不下去了,眼神里的冷越来越清晰,“那怎么行?那是大表姐送给你的入职礼物啊,是大表姐是一片心意。”

    温静初温婉地说:“虽然也不是很贵重,但是二妹这么嫌弃,我真是有点伤心了。”

    温乔茵挑唇,“大姐不用这么客气,我体质过敏,a货手镯戴不惯,是身体实在没法承受,才想着送给诗卉的。”

    温静初愣了一下,语气有些生气,“谁跟你说这个手镯是a货了?我光明正大从专柜买回来的,发票还在,要是真有问题,我现在马上就去投诉她们。”

    “发票呢?”温乔茵没接她的话茬,只问自己想知道的。

    温静初皱了皱眉,“我放在楼上呢。”

    温乔茵的笑容更深,“那我劝大姐真要去拿下去,然后打电话去专柜问问,你从专柜买的手镯,怎么我拿去柜台验的时候,她们自己说是a货呢?”

    温静初表情一僵,随后恢复了正常,“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温乔茵眼神淡漠,“可能吧,我就在想,可能是专柜在卖假货,所以我想让大姐把发票给我,我明天亲自拿去店里问问怎么回事,要是他们真敢卖假货,我立刻去法院告他们,堂堂一个大牌专柜,竟然敢欺骗馨世集团的董事长,看来他们是不打算做生意了。”

    温静初静默片刻。

    边诗卉看得出温静初是拿不出发票的,便顺着话说:“大表姐,你是亲自是店里买的吗?会不会你的秘书想私吞你的钱,表面像是在专柜买的,实际上根本没有去专柜,而是跑去外面不知哪些店买的a货手镯。”

    温静初皱着眉,“小玲跟着我那么多年了,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

    边诗卉:“真不是大表姐亲自去买的?”

    温静初摇摇头,“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啊?集团每天都那么忙,这种小事当然是交给秘书去处理的。”

    “那肯定就是她私吞你的钱了。”边诗卉一副笃定的样子,把锅甩给温静初的秘书,“大表姐,你最好存个心思,明天好好问问小玲。”

    “我会的。”温静初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温乔茵说:“二妹,这礼物是小玲去帮我买的,我自己真不知道是a货,等我明天去找她问个清楚,再来给你个交代。”

    温乔茵神色不动,“那大姐就好好去问问。”

    温静初点点头,还是那么亲和的样子,“是这样的,乔茵,时安跟诗卉的事情我都听妈说了,今天我就为你做个主。”

    温乔茵瞅她,“大姐要怎么替我做主?”

    “你是我们温家的人,我自然不会委屈你,诗卉。”

    边诗卉闻言立刻放下了碗筷,声音弱弱,“大表姐……”

    温静初沉着嘴角,“这件事确实是你的不对,时安是乔茵的未婚夫,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还捅到记者面前去,这让乔茵怎么面对大家?”

    边诗卉故作戚戚然,末了,低低哭了起来,“大表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和时安认识在先,时安哥也说了,他爱我,我们才情不自禁,有了小孩。”

    “你真的是没脑子,男人的话你怎么能信呢?什么情不自禁?分明就是他哄的你,男人的嘴,一向都是这么的油嘴滑舌。”

    “是。”边诗卉抹着眼泪,“时安哥说他会对我负责,让我不要有负担,我没办法拒绝,才……二表姐,你原谅我吧,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我才21岁,未婚先孕,现在外面的记者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要是这件事被所有人知道,我是没脸活了。”

    “你知道就好,就算你跟他先前有情,他没做到从一而终,你就不应该昏头。”温静初眼神带着冷。

    温乔茵心里冷笑。

    这哪里是给她出头啊?这分明就是在帮边诗卉说话,给她个台阶下罢了。

    边诗卉伸过手来,想去拉温乔茵的手,“二表姐,我实在对不起你,我自己的内心也是内疚到不行。”

    温乔茵的手躲了一下,避开她的触碰,淡淡道:“诗卉,你既然知道错了,我什么要一错再错呢?”

    “什么意思?”边诗卉听不懂。

    温乔茵垂下眸子,“既然你知道自己未婚先孕是错的,又怕被人知道,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做了这个孩子呢?”

    温静初听了这话,脸色未变,不过并没有马上说话。

    边诗卉的瞳孔也是震颤了一下,接着继续哭,“这条小生命没做错什么吧?我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况且,沈伯母很看重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就算是我想打掉,时安哥跟沈伯母也不会同意的,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找二表姐算账的。”

    温乔茵笑了,“这家人又不娶你,而你肚子又是你自己的,就算将来你真打了,他们来质问你,你也大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是因为沈时安没娶你,你等不到那一天啊。”

    边诗卉回答不上,她嫁不了,还不是因为温乔茵在从中作梗,搞得他们两人骑虎难下!边诗卉楚楚可怜地说:“为了孩子,我是嫁啊,可是二表姐……”

    意思让她放手她就能嫁了。

    “诗卉,这事我就帮不了你了。”温乔茵夹了一块鱼块进嘴里,慢慢嚼着,“两家联姻,其中关乎的利益相信你也是懂的,沈家对我们家有益,我是必然要跟沈时安结婚的,这事我想不出哪里有弊端,除了沈时安跟你捧场做戏过罢了,不过这点我倒是可以忍的,现在的大豪门,哪个不是有点花心的,只要婚后好好调教,必定是能改善一些的。至于你,孩子要不要随便你,不过我想你要了,生下来了,大概结局也是自己养,你看着办吧。”

    “二表姐!你不能不管我啊?”边诗卉要哭了。

    温乔茵:“我怎么管你?你跟我未婚夫搞外遇还要我管你?呵呵,我每次见你不扇你耳光就是给姨父面子了,否则我何止扇你耳光!”

    边诗卉怔了一下。

    温静初语重心长地说:“二妹,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生气,诗卉已经知错了,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生气已经于事无补,还不如先想想解决办法,解决好了,我们跟姨妈家也能更亲近,姨父姨妈就诗卉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我们能帮帮她,以后姨妈他们会感激我们的。”

    温乔茵面色平静,“这事我解决不了,她自己犯的错,就让她自己去承担。”

    想要她成全他们?想得美,她就是要退这门婚事,也要搅得边诗卉身败名裂才成全她。

    边诗卉被温乔茵羞辱了一顿,回过头就去打电话,找沈时安哭诉。

    “时安,我想我们是不能在一起了……”她泪眼朦胧,实际心里都恨死了。

    沈时安在沈氏集团上班,刚刚回国空降总经理一职,目前还压不太下老员工,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语气就有些不耐烦,“又怎么了?”

    “就是我二表姐啊。”

    “你二表姐?温乔茵?”沈时安想起昨晚是赛车,眼眸闪过一丝阴鸷,“她又欺负你了?”

    “何止是欺负啊!她居然……居然叫我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沈时安皱眉,“她直接去找你?叫你把孩子打掉?”

    “是啊,她说她跟你婚姻有关两家的利益,她若嫁给你,对温家肯定有益,所以她说她一定要嫁给你,说她不介意你玩过我,但是她要我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不然就是阻挡她的拦路石。”

    “哼!她最近不是有陆家给她撑腰么?还看得上我们沈家?”

    边诗卉说:“我看她现在是既想跟陆先生玩暧昧,又想绑着你,三心两意。”

    “别乱说话,en只是脑袋受伤了,他要是正常时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虽然他不了解温乔茵,但对陆辞他还是了解的,两家有点亲戚关系,理论上,他还要喊陆辞一声哥的,昨晚的赛车事件,肯定是温乔茵趁陆辞心智不全的时候唆使的,陆辞哥,性格很成熟稳重的,可不会这么小孩子气。

    “时安哥,我觉得你是太天真了,我二表姐她是什么样的人?她就是那种只要有好处可讨,她厚着脸皮都会缠上去的,陆先生我当然明白他是脑袋受伤了才这么反常的,可是我二表姐呢?她可没有那么单纯,你看她天天赖在陆先生身边,不就很好证明了吗?她分明就是想给自己找条退路,将来你若实在不肯娶她,她肯定会叫陆辞娶她的你信不信?”

    “胡闹!”沈时安眼神阴冷,“en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如何以为自己能配得上他?”

    “就怕她没有自知之明,以为陆先生现在依赖她,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沈时安的脸色越听越难看,最后沉声道:“这些话你说给我听就算了,其他人你不要乱讲话,别坏了en的名声。”

    en在整个名流圈里,几乎是零缺点的,况且,他大姐对en有一种奇怪的依赖感,那个死丫头勾搭别人他不在意,但是她勾搭en,就是不行!

    不到两小时,沈时安就飙着车到了温家,一下车就说要找温乔茵。

    管家陈炼看他怒气冲冲而来,必定有好戏看,便毕恭毕敬把他请进了洋楼,“沈少爷,这边请,二小姐在小客厅里。”

    小客厅,顾名思义,就是不是主客厅,而是面向泳池的小客厅,前后通风,摆着一张屏风,长案,桌上有一束浅紫波斯菊。

    沈时安怒冲冲而来,就见到坐在长案前品茗的温乔茵,只见她娴熟的挑茶叶,摆盘,冲水,裙摆在地面静静铺开,衬着那头栗色卷发,低垂眉眼,整个人不声不响,静谧得如同夜空中的皎月。

    “温乔茵!”沈时安半眯着眼,神色阴沉,“谁给你资格去叫诗卉打掉孩子,那是我们沈家的种,轮得到你来管吗?”

    温乔茵冲好茶,放下木镊,静静喝了一口,才抬起眼眸望着沈时安。

    那眸子,带着颠倒众生的艳丽矜贵。

    沈时安竟愣住了,自从她不打扮得那么奇葩后,他见到她,就总有一种绮丽的惊艳,导致心情越来越复杂。

    但温乔茵的无视又让他愤怒,他上前两步,进了小客厅,“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温乔茵瞥他一眼,“边诗卉跟你说的?”

    他清楚地看到,她转过视线来的时候,眼底的色泽很冷漠,那是一种混合着轻蔑跟嘲弄的眼光,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这真是温乔茵?

    以前每次见到他都用一种狂热眼神凝视他的温乔茵?

    这些天总是觉得她有所改变,今日凑近了看,才发现真是脱胎换骨了,简直不像同个人。

    “你就那么想嫁给我?至于去跟诗卉说那些话?”中午听了诗卉的话,他打心底里认为温乔茵是很想嫁给他的,不然为什么诗卉怀孕了她也不肯退婚?还说不介意他在外面乱来。

    温乔茵淡淡一笑,眼神很凉薄,“是我去找她说?还是她来求我解决?你最好先去了解清楚,我不过是看她未婚先孕可怜,给了她一个比较中肯的意见。”

    “叫人打胎是中肯的意见?”

    “不然怎么办?你又不肯承认自己搞外遇,要是你肯承认,并跪在你爷爷和我面前求我,或许我会考虑成全你们。”

    “呵呵。”他怎么那么不信呢,这个恶毒的女人,让他板起了脸,俯视这温乔茵,“娶你是我爷爷的意思,不是我本人的意愿,跟诗卉交往是我自愿的,所以她怀孕我很高兴,你也没资格叫她打掉我们的孩子,就是最终没办法我跟你结了婚,我也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我心里只有诗卉一个人,你就是嫁给我,那也是守活寡。”

    温乔茵点了点头,是啊,前生沈时安就是这么做的,但是今生,只怕沈时安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她微微一笑,道:“你说完了?”

    沈时安一怔,脸色变得更冷,“就算嫁给我当寡妇?你也一定要嫁?”

    “我没做错,我为什么不嫁?”

    沈时安倒抽了一口冷气,“你就这么喜欢我?”

    温乔茵差点就笑了,这种草包她又什么可喜欢的?气定神闲道:“我说了,要退婚,就到老爷子面前跪着承认错误,并登报给我一个交代,否则下半年,婚期如期举行。”

    沈时安眯着眼,“你有意思嘛你?我们登报认错对你就那么好?”

    “是,对我很好,否则两家退婚,外面指不定怎么传我呢,我可是个规规矩矩的人,跟沈少爷可不一样。”她就是要边诗卉做的丑事登报,身败名裂。

    “跟我不一样,还要嫁给我?呵!真是可笑,你该不会是因为吃诗卉的醋,就故意去接近en,昨晚还让他超我车挑衅我?”

    温乔茵听了这话,眼中的笑意更深。

    这个人就是她前生全心全意对待的丈夫,尽管他从不正眼看她,她还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替他管着公司,为了他,她跟着沈老太太学着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名媛,合格的妻子,合格的贵夫人,其中的心酸,他一直没有看到,反倒是三句话不离讽刺。

    她上辈子最好的善待,就是沈老太太和沈老爷子对她的疼爱,她在两位身上学到了很多智慧,足以让她在今生对抗一切。

    “说句实话,沈少爷还没有这个魅力,我跟en是好朋友,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况且,en可比你优秀得多,你还是省省吧,我温乔茵可看不上你。”

    “你看不上我?你算什么东西,你敢看不上我?”沈时安双眸阴鸷。

    温乔茵不紧不慢道:“我当然看不上你,好歹是个名门望族的少爷,连边诗卉那种货色都看得上,还动不动就被吹枕头风来做这些让人笑话的事情,自己没点主见和分辨能力,我真是替你丢脸。”

    “你住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名媛界的大奇葩,诗卉比你好多了,比你美,比你善良,还比你温柔可人!”

    “这么好你娶她就是了,只要好好跟你爷爷坦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并对着他发誓你非边诗卉不娶,不就得了吗?跑来我这里撒野做什么?”

    “要不是我爷爷身体不好,我早就说了!”

    温乔茵冷笑,“那你就等你爷爷身体好点了,再去跟他提吧。”

    其实温乔茵打心里知道,沈时安根本不敢,沈老爷子虽然开明,人却很严厉,他根本不敢反抗沈老爷子。

    沈时安面子受辱,伸着手指她的鼻子,“你给我等着!还有,我警告你,en现在是脑袋受伤了才会跟着你一起疯,要是你敢仗着他心智不成熟诱导他去做些什么,我们全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温乔茵轻蔑“嗤”了一声,“我等着你。”

    沈时安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来之前,绝对没想到,温乔茵敢对他是这个态度!

    他愤愤转身,满身寒凉地走了。

    周一,终于到了去馨世报道的日子。

    温静初大早上就在一楼等着,一等温乔茵出现,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就有些不满。

    明明妈咪给了她买了那么多套华而不实的漂亮的衣服,她却一套都没有穿,裹着简雅浅灰套装,仪态万方地从楼下下来。

    “二妹,姐姐等着你一起去上班呢。”温静初微微一笑,神态关怀。

    温乔茵微笑,“好啊,等我吃完早餐就一起去上班。”

    温静初脸上看不出什么倪端,“好,我也还没吃,一起吃吧。”

    两人进了饭厅,进了食,又一起出的门,坐的是温静初的白色慕尚,四百多万,够豪华。

    “乔茵,姐姐跟你说,到了公司,不能因为自己是温家的人就趾高气扬的,凡事都要虚心受教,知道吗?”温静初看着温乔茵的手,指甲还特意做成了浅淡的裸粉色,看来她挺懂职场的,新人报道,打扮得即低调又不失时尚,温静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温乔茵说:“我知道了,大姐。”

    温静初:“到了公司,我会先安排我的秘书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以便你以后更好的了解公司的操作。”

    “不是大姐带我吗?”温乔茵抓住了话中的重点。

    “姐姐哪有时间啊?去了公司,一大堆事情要忙,一大堆会要开,到时候可能会顾不及你,所以叫我秘书先带一下你,先好好熟悉一下。”

    “大姐给我安排的是什么职业?”温乔茵瞅她。

    “总经理呢。”温静初拍着她的手,笑容和煦,“跟沈时安一样,做咱们家集团的总经理,放心吧,姐姐不会亏待你的,你好好干,用心干,等你掌握了集团的所有运转流程,姐姐就教你别的。”

    言下之意,就并不是让她直接接触董事长一职,温乔茵很明白她的心理,不过就是安排个闲职,让她进去跟人勾心斗角,等身心俱惫承受不住了就自己乖乖离开,她就笑着在背后收获果实。

    这点温乔茵早就想到,所以并没太意外,反正总要经历一系列洗礼的,就当是一个过五关斩六将的经历好了。

    温静初还以为温乔茵对这个职位很满意,心想着果然刚毕业的就是刚毕业的,经验毕竟不足,不足以造成隐患。

    ------题外话------

    由于陆太太是朵黑心莲这本书涉及到政治敏感,现在已有章节被屏蔽,并且被要求整改敏感部分,但是序序设定的女主爸爸就是会牵出很多案的,因此序序深思熟虑后还是觉得没法做整改,因为做整改要改变很多人物原本的路线,所以,这本书估计要停更了。

    在这里,序序跟大家说一声抱歉。

    另外,祝大家过一个好年。

    这本书大概过两天就会打上完结符号,然后不会在更新了,抱歉,大家!

章节目录

陆太太是朵黑心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珈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珈蓝并收藏陆太太是朵黑心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