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综英美]荷尔蒙 > 第2章枪口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age_();</script>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莫里亚蒂已经不在了。

这样很好,如同我昨晚说的那样,只是睡一晚,不会再有其他麻烦的牵连。

我总是很好地贯彻芙里顿魔法学院的校训——永远把自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我们崇尚自由,任何东西都不能束缚我们。据我的黑魔法实践课教授所说,“任何东西”指的是金钱、权利、,以及感情。我一直不能理解,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感情才能左右一个人。

在我眼里,感情实际上是最脆弱的东西,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显然他走的时候没有为我压一下被子,倒是把窗户给打开了。我的肩膀露在外面,有一半的被子都搭在地上。仍然盖在我身上的被子留有很大的空隙,冷风从窗户外面灌进来,直直地窜进被子里。

我冷得一哆嗦,随即从床上翻下来。

房间如同我预想到的一样,简直一团糟。仍然有些湿的内裤搭在床尾的边缘,揉皱的上衣被扔在床边的地上,裤子在更远的地方,拉链被他扯坏了,上面的扣子也消失不见了。一只鞋子在门边,另一只不见踪影。他的衣服一件不剩,显然他穿走了,我想他得感谢我没有像他那样,把他的衣服弄得皱巴巴的。

我没指望他能帮我收拾一下屋子,实际上,我也懒得这么做,更别提去找那颗扣子和那只鞋了。即使一个魔咒就能解决,但我想我应该先去洗漱,然后洗个澡,换一套衣服,再把我的魔杖从裤子口袋里取出来,来收拾这些烂摊子,然后再去准备我的早餐。

我打开浴室的水龙头,让温热的水把自己淋了个遍。

双腿有些发软,我一只手撑着墙面以防自己摔倒。到处都是吻痕,脖子上的尤为明显,一排牙齿印一直从我的耳根顺着脖子延续到锁骨,止于锁骨稍下方有些泛青的地方。用手轻轻按一下那里的淤青都疼得我龇牙咧嘴。我的嘴唇肿了,还留有被他咬的伤口,我用舌尖舔了舔,一股子咸咸的铁锈味儿。

我想我应该收回那句他是绅士的话,他在床上的表现和这个词一点儿也沾不上边。

真是难以置信,仅仅因为我钻了个空子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他就开始实施报复。这个男人的本质和他看上去的样子差了太多,他小气、自私、眦睚必报、控制欲极强——当然,我并不反感这些。总的来说,他给我带来的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平心而论,他很不错,我承认他十分合我的口味。

他的身上有某种吸引我的特质,然而却不足以让我留在他身边建立某种长期的关系,反而会让我觉得危险。

至于杰克,他也拥有某种特质,但那不一样。我们太像了,我时常觉得他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尽管他的黑魔法烂的可以。啊哈,我总是不会忘记这一点。

从浴室里出来,我换上一套休闲的衣服,翻出我的魔杖整理好混乱的房间,顺便找到了被踢到床底下的那只鞋子。

我在外衣的荷包里找到了我的手机,拨通了夏洛克的号码。

“是你?”他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他应该在外面,背景音很嘈杂。

我舔了舔嘴唇:“当然是我,你希望是谁?”

“你要说什么?我现在很忙。”

“……好吧,我只是打来告诉你,他不是gay,我和他睡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用极快的语速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刚准备问,他却已经挂了电话。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将手机扔到床上。我知道杰克还没有回来,如果他在的话就会叫我起床弄早餐给他吃。想到这里,我觉得有些饿了,于是把魔杖扔到床头柜上,踩上鞋子,一边用手把鞋跟勾上来一边下楼梯,然后在走下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止住了动作。

现在我可以看到客厅的全貌了,它还是本来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吉姆莫里亚蒂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我昨天早晨扔在那里的报纸,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幸好那不是预言家日报,我想。

我突然觉得十分烦躁。

“你不该还留在这里。”我干巴巴地说道,但我想这并不能很好地掩饰住我的恼怒。

莫里亚蒂抬起头看过来,合上了报纸。我环着双臂看着他朝我走过来。

他的步子迈得很大,没花几秒就走到了我面前。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带到他怀里,低下头咬住我的嘴唇。这次他没那么急躁了,他先是浅浅的吻了几下,又用舌尖描绘我的唇形,接着他试图用舌头顶开我的牙齿,但我咬紧了牙关不肯让他得逞。他笑了一下,但我觉得那更像是冷笑。

他温热的鼻息和我的呼吸纠缠在一起,让我感到十分不耐。我皱起了眉,他没有离开这件事让我觉得反感,连带着这个吻也变得有些恶心。但我没有推开他,事实上我连动都没动一下,因为这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早安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