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综英美]荷尔蒙 > 第5章死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age_();</script>

“他说得对……我必须回美国去。”我闭了闭眼睛,又说了一遍。

杰克倏地站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在某一瞬间看起来有些僵硬,但下一刻我又怀疑是我看错了。他走到我面前,俯视着我,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不,你不能回去。你并不想回美国不是吗?”

“我——我当然不想回美国,”我怔怔地望着他,“你知道的,美国有我所有的弱点。你记得你杀第一个人的地方吗,杰克?我始终没办法忘记。”

“我记得,”他冷笑,“但我不像你这么懦弱。”

我从未听过杰克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就如同是钻心剜骨一般刺骨的讽刺,他的语气冰冷得可怕,似乎是介于爆发的临界点,这样的他甚至让我觉得与那个英国巫师界连名字都不敢提的神秘人吻合了。他转动着眼珠打量着我,最终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嘲讽的字句如同惊雷直直打在我的心脏。

“——弱点?你还不知道吗,那是你的死穴。”

我几乎在沙发上坐了一整个晚上,关着灯,黑暗之中仍有微弱的月光照进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眠十分浅,早上六点手机震动的消息将我唤醒。我从沙发上爬起来,发现杰克给我盖上了一床被子,但我依旧手脚冰凉。我手忙脚乱地换好衣服去洗漱,之后试图想办法掩盖我的黑眼圈,但最终放弃了。

我直奔机场,没有吃早餐,也没有跟杰克告别。

事实上,直到我离开我都没有看到他。

“去哪儿?”司机出声问我。

我稍微愣了一下,才心不在焉地吸了吸鼻子:“希思罗机场,谢谢。”

我将窗户开到最大,手肘撑着窗沿,扭过头望着车窗外,看着沿途的风景从眼前掠过,模模糊糊地想起两年前我来到英国时,乘着没有目的地的出租车绕了大半个伦敦。

除此之外的我都记不太清了,就连我究竟是在何时何地遇到杰克的都只能勉勉强强拼凑起来。我不是斯宾塞那样的天才,我也没有惊人的记忆力,当然这也许都只是借口也说不定,或许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刻意记住一个以后就不会再见到的人。

窗外的风打在脸上有些疼,也让我恍惚的思维清醒了些许。

建筑物逐渐远去,道路两旁渐渐地只能看到两排树木。

这不对劲。

我有些焦急地抓住前面的座位:“嘿,先生,这并不是去机场的路?”

“哦,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小姐。”

“请停车,先生。”我镇定下来,右手摸到了口袋里的魔杖,这次我也没有忘了它。

驾驶座的男人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用十分自豪地语气说道:“省省吧小姑娘,魔法在这辆车中是无效的。”

我阴沉着脸对着他施了一个石化咒——毫无用处。

我开始思考我是否在美国魔法界有结怨的人,但是失败了。毕业之后我就去麻瓜界读了大学,压根没和巫师们混在一起,英国佬们就更不用说了,事实上,就连对角巷我都没去过一次。

我惊讶地、难过地、绝望地得出唯一的结论——

杰克痛恨麻瓜,厌恶格兰芬多,他同时也讨厌软弱无能的家伙,鄙视那些明明暴露了自身弱点却不去铲除的人。他嘲讽地说那是我的死穴,他阻止我回去美国。

直到我的心凉了一片,我才意识到杰克已经不再属于“以后说不定不会再见到的人”的分类。一直以来我只把他当成一个和我很相似而且谈得来的室友,可我现在却发现,他在我心中占有的地位可能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他不会知道他自己也成为了我的死穴。

出租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迎面开来的数辆黑色保时捷将我所在的这辆车包围了起来。

我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吉姆莫里亚蒂,然而打开车门将我拽出去的确是麦克罗夫特的女秘书安西亚——好吧,也许使用“拽”这个词汇不是十分的贴切。

穿着黑色西装的特工们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用枪指着司机,然而他却已经死了。

麦克罗夫特拄着他的黑色雨伞快步走过来问他的秘书:“怎么回事?”

安西亚摇头,她示意特工们去查看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