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综英美]荷尔蒙 > 第13章剧本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age_();</script>

“bgo,”莫里亚蒂用温柔的语调背诵出小书中的句子,“——他知道在战火纷飞的时候我难以通报那个叫艾伯特的城市的名称,除了杀掉一个叫那名字的人之外,找不出别的办法。”

他缓缓地摇晃着高脚杯,杯中酒红的液体在灯光下变得更像是血色的猩红。这种颜色映入了他黑色的眼眸中,给他原本温和的面容平添了一分诡异的色彩。

我想起他用枪指着我时的样子,即使是那个时候,他也和最初那个用好听的声音说着一口爱尔兰口音的绅士毫无二致。

“电影《神探爱伦坡》中,19世纪40年代的波士顿,凶手仿照爱伦坡作品里的杀人方法犯下连串的凶杀案,著名诗人爱伦坡用非常规手段破解了这些神秘悬疑的案件。”我走到他的对面坐下来,“你依照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岔的花园》为蓝本导演了这一连串蹩脚的枪杀案,就是为了让夏洛克来解开它们?”

“夏洛克?”他故作苦恼地皱起眉头,“不不不,这次我的目标不是他——是你。”

“我?”我笑了一下,“你要是想杀了我,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莫里亚蒂夸张地瞪大眼睛,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杀了你?我为什么要杀你,甜心,我可没想这么做。大费周章?人的声音过于微弱,而枪声却可以传的很远,故事里的主人公最终只能以谋杀的枪声代替微弱的人声把情报传递到柏林。要把你的名字告诉那些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的身边可是有一位出色的骑士先生啊。”

“你是指杰克。”我肯定地说道,“为什么你会知道他?”

莫里亚蒂不出声,他将酒杯抵在唇边,抿了一口流转着血色光晕的红酒。

最终我不得不决定带过这个话题。

“小说中的主人公杀了一个叫艾伯特的人,以此将应该攻打的城市的保密名字通报给了柏林的头目,愚弄了不列颠政府,”我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至于你,你杀死了六个姓氏首字母组成我的名字的人,是想将我当做谁的目标?”

莫里亚蒂轻笑一声,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可别这么说,我也只是个被雇佣者。”

“被雇佣者?哦,是的,当然,主人公余准嘲弄他的雇主,认为他所效力的日耳曼帝国是个荒蛮的国家,认为他那个德国上司病态而又可憎——视手下的间谍为搜集情报的机器,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七个杀手。”他扯起一个冷冰冰的微笑,“我告诉他们,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在你手上,而最后找到你的人,就是废物。哦,是的——七个,你喜欢这个数字,最有魔力的数字,不是吗?”

我对他做出同样的表情:“我该感谢你对我的高看吗?况且,我可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想要的。”

“是吗?”他含含糊糊地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观察着莫里亚蒂的表情,只可惜,我没有发现任何变化。这显然激起了我的好胜心,如果我对他用了摄魂取念,就等于是认输。

我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所谓的雇主只是被你玩弄于手心的棋子,而你才是真正的布局者。”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他说这句话时尾音上扬,形成十分古怪的语调,让人分不出究竟是一个问句还是一个肯定句。

“那么作为布局者,”我端起高脚杯,垂下眼睛凝视荡起波纹的酒水,头顶上摇曳的水晶灯的倒影清晰可见,“你是否同时像主人公那样嘲讽你的追捕者呢?文章中,在英队服役的爱尔兰人麦登在余准的证词中被描绘成一个智力迟钝而追逐猎物锲而不舍的一介武夫,你将他比作谁?——麦克罗夫特,还是夏洛克?”

“谁知道呢?”他眯起眼睛,“也许是那群愚蠢的警察,也许是稍微有意思一些的福尔摩斯兄弟们,又或者是整个英国?你不喝酒吗?”

我抬眼看他:“没有人告诉过你,绝不能喝别人经手过的饮品吗?”

他没有说话,而是将他那杯红酒一口饮尽作为回答。末了他又说:“那么上次,你为何又说你想要喝水?就算我给你水,你也未必会喝吧。”

“也许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我开玩笑道,“你用枪指着我呢,先生,我应该很紧张,需要说点儿话转移你的注意力。”

“很遗憾,我不接受这个回答。”他说,“比起这个,我倒想知道你是怎么逃走的。”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是杰克自作主张用他笨拙的幻影移形把我带走的,我模仿着他的句式说道:“比起这个,我倒是很好奇另一个问题。”

显然,莫里亚蒂并不急于得到我的回答,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个答案,仅仅是随口一提而已。

他放下了杯子,用眼神示意我说下去。

“故事的主人公被判绞刑,行刑前他在叹息中自白——他不知道,谁都不可能知道我的无限悔恨和厌倦。”我放慢语速,“在你自导自演的故事中,你也感到无限悔恨和厌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