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我们连 > 引子

盛夏七月,人像活在蒸笼里的鸡鸭,浑身上下被蒸气包裹,快要被烤熟蒸烂。

刘宏伟参加兰封县五中的毕业典礼,铺盖一卷,立马回家。铺盖很简单,除了一摞书本,还有一条被子。唯一的家具是盛馍的竹篮子。上高中的学生们,大都从家里带干粮和咸菜。学校有笼屉加热,学生吃饭都是这样简单。

到家已是晌午,他把行李卷馍篮子往绳床上一扔,找三斗玩去了。

三斗是刘宏伟从小一起玩尿泥儿的光屁股朋友。一起打过鸟,偷过瓜,毁坏过队长刘铁头家的西瓜地。

三斗正在睡晌觉,在院子里槐树下。三斗个子低,身材瘦,皮肤黑的像摸了锅底灰一样。现在光着膀子,穿着裤头,一只半拖鞋胡乱放在一边。三斗躺在一张烂了一半的苇席上,嘴里流出胶水一样黏踌的哈喇子,睡的香甜美味。

“起来,蚂蚁咬住你的蛋了。”刘宏伟用脚踩住三斗滚圆结实的屁股,喊道。

三斗醒了过来,看到刘宏伟很吃惊。“你咋回来了,今天又不是星期天。”

“我毕业回家了,老弟。从今天开始,要和你做伴,在村里混吃混喝了。”刘宏伟很夸张的动作,做给三斗看,其实也是安慰自己。

“走,咱们偷瓜去,先弄几个甜瓜填饱肚子。”三斗一骨碌爬起来,拉着刘宏伟就走。

两人来到兰商河,钻进芦苇丛,凫水到对岸。老君营村一块瓜地在河对岸上,头茬瓜刚熟。三斗很快摸来几个红到皮、王海瓜。这些瓜都是甜瓜中的极品,瓜是自然熟,味道纯正甜美,香味沁人肺腑。

盛夏,艳阳高照。大晌午,太阳把大地变成蒸笼,发誓蒸熟地上的一切活物,不停的把炙热的光热倾泄到大地上。人焦燥难耐,不想动弹。骡马牛羊也直往阴凉的地方钻,张大嘴巴踹粗气。知了藏在树叶下偷偷的叫,有气无力的应付差事,估计祂也没有了力气。

吃完瓜,刘宏伟和秦三斗坐在兰商河堤柳树荫下,无聊的看着不远处大桥上的人来人往,影影绰绰,好像在云里雾里。面前的苇子一根根站着,任凭浑身绿色的翠鸟鸣叫调戏。偶尔刮来一阵风,却是烫人的热气。两个人还没找不到话题,谁也不吭声,如看无声的黑白电影一般,傻楞楞的发呆。

刘宏伟人长很精干。一米七八的个头,国字脸,耳大嘴方,唯一的不足是一双剑眉下,长了两只单眼皮的小眼睛。各位亲,不要总想着男主角都是浓眉大眼,力大无穷,帅呆了,酷毙了,天下无敌了。应该感谢这双小眼睛,如果不是他长一双双眼皮的大眼,凭这材料,今天在这里就不能讲他的故事了。他的生活该是另外一个版本,是华语影视圈男演员中的战斗机,什么黄海波、文章、黄磊,统统靠边站。当然,嫖娼出轨的事儿他不会干,他后来在京城上下班,爱坐地铁大巴搞绿色出行,搞女人不干,他说那种人人都能上的公交车。

“公共交通人多嘴杂,空气污浊,也没人能彻底打扫卫生,肯定脏。”刘宏伟想到公交车上常有老人吐痰擤鼻涕,小孩拉屎撒尿的恶心画面,便想呕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